七月山猫

微博@七月山猫,哔哩哔哩同名。刀男主厨,目前主推三山源氏。源氏日常同人漫本准备中,CP23首发。欢迎关注我,后续会放出试阅和小物图。不定时哔哩哔哩直播。

【三山】那个叫做本丸的面包房(序/01)

之前的朗姆曲奇世界观重新整合了以后终于开始发了【这都几个月了你】
#三山中心全员向(以后涉及哪对CP了再加上tag)
#现paro世界观
悲传以后经常被捅刀子。。自己产点糖回点血_(:зゝ∠)_我流文风,还请多包涵。
——————————————

*******
今天是去就职的第一天。
山姥切国广有些不太自在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如往常一般将卫衣的兜帽拉起,转身从自己的卧室离开。
下楼的时候,有些意外的看到次兄堀川国广正在准备早餐:“……兄弟?”
“啊早安!”正在把煎好的培根摆盘的堀川抬起头回了自家兄弟一个元气的笑容,“今天可是兄弟打工的第一天,试着做了给兄弟加油的早餐!”
被端上餐桌的是西式早餐,培根被卷成了卷摆放在煎得松软的厚土司旁边,泛着浅浅橙色的柑橘果酱在上面画出了一个向日葵的模样。
“……今天不是工作……?”取过餐具放在两人的座位上,少年一贯淡淡的语调里有了明显喜悦的情绪。看到兄弟解着围裙看过来,有些慌张地抬手扯了扯兜帽偏过脸试图遮住有些发烫地脸。
堀川了然地移开目光,十分体谅地轻咳了一声,将围裙挂起,拉开椅子在桌边坐下:“偶尔请个假休息下也不错啊。”
“……谢谢。”
土司的些许奶味和果酱的清甜在舌尖连绵成一片。两个人坐在餐桌边享受着难得的早晨。
今天大概是不错的一天。
山姥切用叉子挑起一点点果酱伸出舌尖舔了舔,宝石绿的眸中泛起淡淡的笑意。

————————————
第1章
*********
其实面包店离家不太远,不过那天去面试的时候是从学校过去的花了点时间,单看坐标的话,大概家,学校,面包店是个三角形的样子。
骑着自行车穿过小巷,山姥切想着,歪了下车把将车拐过街角,待骑顺了又慢下车速,腾了只手将刚刚被风吹掉的兜帽拉起。
“——甜的味道…”
骑到面包房附近很轻易地捕捉到了空中飘散的奶香。少年悄悄嗅了一下,拐进了面包房一侧的小巷。
“啊是新人君。”正在往店内搬着东西的男人发现了靠近的山姥切,笑着招呼,“来的好早啊。”弯下身的动作让碎发轻晃,露出了右眼的眼罩。
“早安前辈。”山姥切熟练地单脚撑地将车停下,将车在后门旁边锁好后跑过去接过男人手中的一箱果干。
“哈哈哈前辈什么的,叫我烛台切就好了。”男人见少年接过一箱货,明显松了口气,“有人搭把手真是太好了。”
“——大家早上都起不来,不过食材最新鲜的时候错过了的话就太可惜了。”两人一前一后从后门进了店内。
“…不介意的话我会来帮忙的。”
“啊那真是太好了。果干放那边就好,一会就要用上了。”烛台切将手上拎着的几个布袋放在吧台上,掀起挡着厨房入口的布帘,指了指放在厨房中央的超大料理台。
等山姥切依言把箱子里的果干都在桌面摆好回头的时候烛台切已经检查完了两炉面包,正在吧台边摆弄着什么。“……所以早上烛台切君会预先把面包烤上吗?”难怪在街角就会闻到香气。
“其实是顺手,”烛台切挠了挠脸直起身望过来,手上拿着几颗还没切的草莓,“因为要提前准备店长的茶点和小伽罗的早餐来着,要是有空闲的时间就会做一些要卖的面包先烤着。”
“…店长?”山姥切扯了扯兜帽。昨天面试的时候只见到烛台切光忠和另外一位店员大俱利伽罗,说起来,店长好像还没有见过——不过需要单独准备茶点什么的,会不会有些不太好相处…
“一会估计就要来了——啊小伽罗。”
肤色微深的少年揉着头发走下楼梯,听到声音抬了抬眼,“…早。”
再走下几级台阶就看到了楼梯斜下方在门边抬着门帘望过来的山姥切,“…新人吗。”
“…哼,没兴趣和你搞好关系。”大俱利和山姥切错身,熟门熟路地走到吧台的一边,端起了桌上放置的一盘餐点。
“今天是光忠特制的肉松培根饭团,那边有热着牛奶,”烛台切嘱咐着歉意地回头看向靠近吧台边站定的山姥切,“那个…抱歉…小伽罗有点不太习惯和人打交道…”
山姥切压低了一点兜帽边沿,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接下来我需要做什么?”

开店后人慢慢多了起来,中午的时候已经需要排队了。
“17桌追加两份布朗尼。”端着收拾回来的几份盘碟,山姥切掀开门帘进入厨房,看向正在将蛋糕摆盘的大俱利伽罗。
“知道了。”大俱利淡淡地撇了一眼后就继续着手上的摆盘,待托盘上放满了蛋糕碟才端着离开。
……虽然是怪人不过不难相处的感觉…山姥切走了几步将托盘上的纸碟扔进垃圾箱。不过为了节省人工和洗碗时间,蛋糕碟就用了高档的纸质餐具什么的,还是有点意外。“店长这么吩咐的。”烛台切前辈是这么说的。少年乱七八糟地想着又回到了前厅。
“新人,回来的真晚,”负责收银的宗三左文字皱着眉,趁着点单空隙将烛台切放在冷藏展示柜角落里的红豆抹茶千层取出,放在托盘上递了过来,“这个给店长送过去,那边。还有16号和5号台收拾了。”
店长——山姥切下意识顺着宗三指着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了坐在落地窗旁单人藤椅上的男人。
阳光温柔地从藤桌上淌下,落在男人双膝。
后者仿佛感应到了视线,望向街道的目光收回,微微侧过半脸看向厅内,光线落在他的发梢。背着光芒的人,和庭院窗边的花一起,仿佛美成了一幅画。
“初次见面,山姥切国广。”
山姥切看向那双眼睛,端着托盘的手指微微捏紧。
为什么,会很想哭…
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个地方,见过了这个人一样。

【三山】合志招募!!

CP23首发三山合志,人员招募中!
CP:刀剣乱舞 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广
主题:暂定舞台剧-悲传-衍生
现确定参加文手3名,画手5名
文手还需要2-3名,画手2-3名
文手要求: 正剧 ,BE 、HE均可, 人均7k-1w字。
画手要求: 黑白插图/彩页/短漫/Q版均可
主催:七月山猫
人员需要审核,最终成品需要有一定完成度
截稿时间11月10日。
备注:参与人员都会拿到一本样刊加小物set,因为不确定销量所以可能没有稿酬,还请见谅_(:зゝ∠)_
如有兴趣请戳我私聊!

被被极化了。
这张图与其说是贺图。。不如说是我个人的感官体现。以下是我个人的想法,喜欢刀男乙女的朋友们请绕道,觉得被被极化非常OK非常自信皆大欢喜的请绕道。不接受撕逼,吵架辩论什么的很麻烦。
——————————————
我今天很公开的说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产刀剑乙女了,我的产粮方向只有刀剑无差和舞台延伸。尊重每一位太太产的粮,但是我自己的本丸不会存在乙女性。
极化之后的刀剑们,或多或少都被强制性变成了主控,哪怕刀剑性格崩坏也要主控(参见安定)。
被被这次也很明显的性格崩坏了。极化书信里,总结下来,我只能感觉到他在极度自暴自弃后变得极度乐观——啊算了什么都不想了,过去的我随便啦,现在老实当你的刀就行了吧?【完完全全否定了过去,否定了自己的性格】
啊主觉得我应该取下被单,那我取下吧。
主觉得我该自信,那我就自信吧。
主说是我杀的山姥,那就是我杀的吧,虽然不知道倒底是谁杀的,没所谓啦
主希望我成为她的刀,那我就成为听话的刀,只属于你的刀。
——感受到被被的逃避。
亲妈的立绘,画风也变了。对比原版的立绘,现在的画风(立绘那张)明显多了一种傲慢感。
大概是国广第一杰作的傲慢吧。
。。。又或许他本身作为神明的那一面,终于盖过了获得肉身后所能感知到的情感。
他的修行书信里,没有提到任何一位原主。很混乱地出了远门,然后在混乱中勉力抓住主这根救命稻草,让自己勉强能够稳定下来——过去怎么样都好,别想了。
列表里清一色的吹被被变自信了,变好看了……我只觉得……难受。
心疼他。
如果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理清楚思绪的话也没关系,兄弟们,其他刀剑男士们和我都会陪着你的。不需要勉强自己忘记情感的存在,成为单纯的利刃。
你化身于此,就是为了感受幸福而存在的啊。
————————————
我流的感觉和分析。每个人的本丸都不一样。不接受前来撕逼也不引战。

看到了极化回来的被被的样子。
怎么说。。。。亲妈的画风有点变化,被被整体的感觉也变了。服装和自己之前奶的差不多。
但是觉得有了一种被被出去长义回来的感觉。。。
是因为确认了杀山姥的史实,找回了国广第一杰作的骄傲吗?
心情有点微妙。

今天也没放刀. JPG
试着叠了个滤镜,感觉还不错?
被被极化今天应该有图透了吧。。?明天就要公布了【紧张】

下半年CP23的贩售小物第一弹出来啦ヾ(✿゚▽゚)ノ想看下小物意向,劳扩扩
#刀剑乱舞随从猫系列#♡(*´∀`)
可能会做异形吧唧或者亚克力?也有可能做夹子什么的。列表有建议的话欢迎评论或者小窗我(っ╹◡╹)ノ❀
目前暂定系列里有三山,源氏,冲田组。其他的大家有想要的可以评论下?看要不要追加点别的ヾ(´∀`。ヾ)
【今天源氏的新刊也依旧没有动笔(你)】

【国广家】修行的目的

给列表同体 @白玄晔 写的正片文案初稿ヾ(✿゚▽゚)ノ
#三山,土方组前提
#刀舞悲传某一个时间支线,老爷子消失之后的本丸。
#只有被被和国广出镜
#我流的关于被被极化修行前的猜想。
#我流的对于悲传的分支妄想
也是很久没有写过文了,算是被被极化的贺文吧(/∇\*)
——————————————————————
夏夜。
山姥切坐在回廊上,抬头看着庭院上空,明晃晃的弯月挂在夜空里。
“兄弟……?”
听到一侧传来脚步声微侧过头的山姥切看到了抱着极化道具靠近的堀川国广。
“吵到你了吗兄弟?”堀川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刚去给主上送衣物,被嘱托了将这些交给你。”在山姥切身边蹲下,抬手将抱着的物什放在了青年身侧。
“……是修行道具。”看着那些道具,山姥切微怔,好像想起来什么,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苦涩,很快又回过神,扯低了披布挡住脸。“……谢谢。”
“自从兄弟你满级,主上就把我换上近侍,有些日子没有这样好好坐在一起聊天了啊。”干脆坐下来,顺着兄弟视线望向庭院的堀川,看到了空中的弯月。
“——修行的目的地有决定好吗?”
“……没有。感觉,总是很难想清楚……”听见问话,山姥切慢慢松开披布角,看向地面,披布的阴影遮住了眼睛,有些看不清神色。“……修行的目的……真的只是为了变强吗?”
“兄弟啊,”堀川说着歪倒在山姥切肩上靠着,“我是觉得我如果去修行的话,是会抱着成为兼桑更加优秀的助手的信念出发的呢。”
“如果看不清路的话,就把目光放在前行在你前方的那个人身上吧。”
堀川说着,指向了空中的弯月。
“不是和那位,好好约定过了吗?”
山姥切怔怔地看向月亮,突然低下头强忍着什么似的扯住披布靠在了廊柱上。
确实,好好约定过了。
再重新相遇之前,努力变强。
为了——
“为了拯救他……”
堀川从背后环住人,安慰地摸着山姥切的头,“看,答案不就出来了吗?”
“……想要见他。”
……一直憧憬着的那把刀。
想要见到他,告诉他好多好多事。本丸的事,大家的事,自己的事……他不在的这些日子,自己替他记住的记忆。
“……兄弟,谢了。”山姥切跳下回廊,站定在院子里看向堀川。
青年背着月光,披布的阴影下,绿宝石般的瞳眸,让堀川看着,想到了那个人眸中的新月。
灰扑扑的太阳。
“……开始燃烧起来了吗?”跪坐在回廊上的少年,看着山姥切,突然喃喃了一句。
“什么?”
“啊啊没什么,不过兄弟笑起来真好看啊。”
“不,不要说我好看什么的!!!”冒烟。
“好啦好啦快去睡觉啦。”
两人抱着东西打闹着走远。
天上的弯月依旧。
门扇上仿若人形的阴影里,飘下了一朵白色的樱花,轻轻落在山姥切坐过的地方。

关于被被极化全身立绘的一点猜想。【顺便甚至想开盘,关于被被的内番立绘,是原立绘还是没了被单的立绘??猜中了送无料(等等)】
首先下身肯定不是制服裤了,鞋子有可能还是制服鞋,不过几率比较高的可能是靴子。对比初始立绘,裤腿的折角和明显曲线的极化立绘的小腿部分,让我猜测有可能是把裤子扎进了靴子里,类似卡卡卡那种,不过绑腿换成了高筒靴。【不排除绑腿或者裤袜(?)的可能性,因为脚踝那里有一点堆叠的感觉有可能鞋子还是制服鞋】
关于衣摆我圈出来的折点,有一下几点猜想。衣服前摆,护甲,比较长的腰甲,腰间垂饰。
然后画累了,于是安心咸鱼等立绘出来的那天爆肝【躺好】

我完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过激动直接动笔了!!!!!!!!被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