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山猫

微博@七月山猫,哔哩哔哩同名。刀男主厨,目前主推三山源氏。源氏日常同人漫本准备中,CP23首发。欢迎关注我,后续会放出试阅和小物图。不定时哔哩哔哩直播。

【三山】那个叫做本丸的面包房(序/01)

之前的朗姆曲奇世界观重新整合了以后终于开始发了【这都几个月了你】
#三山中心全员向(以后涉及哪对CP了再加上tag)
#现paro世界观
悲传以后经常被捅刀子。。自己产点糖回点血_(:зゝ∠)_我流文风,还请多包涵。
——————————————

*******
今天是去就职的第一天。
山姥切国广有些不太自在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如往常一般将卫衣的兜帽拉起,转身从自己的卧室离开。
下楼的时候,有些意外的看到次兄堀川国广正在准备早餐:“……兄弟?”
“啊早安!”正在把煎好的培根摆盘的堀川抬起头回了自家兄弟一个元气的笑容,“今天可是兄弟打工的第一天,试着做了给兄弟加油的早餐!”
被端上餐桌的是西式早餐,培根被卷成了卷摆放在煎得松软的厚土司旁边,泛着浅浅橙色的柑橘果酱在上面画出了一个向日葵的模样。
“……今天不是工作……?”取过餐具放在两人的座位上,少年一贯淡淡的语调里有了明显喜悦的情绪。看到兄弟解着围裙看过来,有些慌张地抬手扯了扯兜帽偏过脸试图遮住有些发烫地脸。
堀川了然地移开目光,十分体谅地轻咳了一声,将围裙挂起,拉开椅子在桌边坐下:“偶尔请个假休息下也不错啊。”
“……谢谢。”
土司的些许奶味和果酱的清甜在舌尖连绵成一片。两个人坐在餐桌边享受着难得的早晨。
今天大概是不错的一天。
山姥切用叉子挑起一点点果酱伸出舌尖舔了舔,宝石绿的眸中泛起淡淡的笑意。

————————————
第1章
*********
其实面包店离家不太远,不过那天去面试的时候是从学校过去的花了点时间,单看坐标的话,大概家,学校,面包店是个三角形的样子。
骑着自行车穿过小巷,山姥切想着,歪了下车把将车拐过街角,待骑顺了又慢下车速,腾了只手将刚刚被风吹掉的兜帽拉起。
“——甜的味道…”
骑到面包房附近很轻易地捕捉到了空中飘散的奶香。少年悄悄嗅了一下,拐进了面包房一侧的小巷。
“啊是新人君。”正在往店内搬着东西的男人发现了靠近的山姥切,笑着招呼,“来的好早啊。”弯下身的动作让碎发轻晃,露出了右眼的眼罩。
“早安前辈。”山姥切熟练地单脚撑地将车停下,将车在后门旁边锁好后跑过去接过男人手中的一箱果干。
“哈哈哈前辈什么的,叫我烛台切就好了。”男人见少年接过一箱货,明显松了口气,“有人搭把手真是太好了。”
“——大家早上都起不来,不过食材最新鲜的时候错过了的话就太可惜了。”两人一前一后从后门进了店内。
“…不介意的话我会来帮忙的。”
“啊那真是太好了。果干放那边就好,一会就要用上了。”烛台切将手上拎着的几个布袋放在吧台上,掀起挡着厨房入口的布帘,指了指放在厨房中央的超大料理台。
等山姥切依言把箱子里的果干都在桌面摆好回头的时候烛台切已经检查完了两炉面包,正在吧台边摆弄着什么。“……所以早上烛台切君会预先把面包烤上吗?”难怪在街角就会闻到香气。
“其实是顺手,”烛台切挠了挠脸直起身望过来,手上拿着几颗还没切的草莓,“因为要提前准备店长的茶点和小伽罗的早餐来着,要是有空闲的时间就会做一些要卖的面包先烤着。”
“…店长?”山姥切扯了扯兜帽。昨天面试的时候只见到烛台切光忠和另外一位店员大俱利伽罗,说起来,店长好像还没有见过——不过需要单独准备茶点什么的,会不会有些不太好相处…
“一会估计就要来了——啊小伽罗。”
肤色微深的少年揉着头发走下楼梯,听到声音抬了抬眼,“…早。”
再走下几级台阶就看到了楼梯斜下方在门边抬着门帘望过来的山姥切,“…新人吗。”
“…哼,没兴趣和你搞好关系。”大俱利和山姥切错身,熟门熟路地走到吧台的一边,端起了桌上放置的一盘餐点。
“今天是光忠特制的肉松培根饭团,那边有热着牛奶,”烛台切嘱咐着歉意地回头看向靠近吧台边站定的山姥切,“那个…抱歉…小伽罗有点不太习惯和人打交道…”
山姥切压低了一点兜帽边沿,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接下来我需要做什么?”

开店后人慢慢多了起来,中午的时候已经需要排队了。
“17桌追加两份布朗尼。”端着收拾回来的几份盘碟,山姥切掀开门帘进入厨房,看向正在将蛋糕摆盘的大俱利伽罗。
“知道了。”大俱利淡淡地撇了一眼后就继续着手上的摆盘,待托盘上放满了蛋糕碟才端着离开。
……虽然是怪人不过不难相处的感觉…山姥切走了几步将托盘上的纸碟扔进垃圾箱。不过为了节省人工和洗碗时间,蛋糕碟就用了高档的纸质餐具什么的,还是有点意外。“店长这么吩咐的。”烛台切前辈是这么说的。少年乱七八糟地想着又回到了前厅。
“新人,回来的真晚,”负责收银的宗三左文字皱着眉,趁着点单空隙将烛台切放在冷藏展示柜角落里的红豆抹茶千层取出,放在托盘上递了过来,“这个给店长送过去,那边。还有16号和5号台收拾了。”
店长——山姥切下意识顺着宗三指着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了坐在落地窗旁单人藤椅上的男人。
阳光温柔地从藤桌上淌下,落在男人双膝。
后者仿佛感应到了视线,望向街道的目光收回,微微侧过半脸看向厅内,光线落在他的发梢。背着光芒的人,和庭院窗边的花一起,仿佛美成了一幅画。
“初次见面,山姥切国广。”
山姥切看向那双眼睛,端着托盘的手指微微捏紧。
为什么,会很想哭…
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个地方,见过了这个人一样。

这两天画源氏画到不会画。。
摸了个极安换下手
【然后滚回去继续肝本】

画了几天弟弟补个阿尼甲_| ̄|○
【你又摸鱼!!】

赶稿中偷偷摸摸扣了一格出来上色
感觉源氏本要窗掉了呜呜呜呜呜呜【滚去继续赶稿】

今天也是秀阿尼甲的好日子哼哼哼哼
我家阿尼甲送的虾和源氏谷子(ノ◕ヮ◕)ノ*:・゚✧
蟹派的阿尼甲和虾派的我♡(*´∀`)人(´∀`*)♡

关于自己的本丸的突发性思考

关于自家本丸的突发性思考
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正儿八经画过自己的审设(人设倒是有)。。。除了三山的那个达拉崩吧的手书里出现过自己爆肝的Q版状态婶婶,大概就只有特别古早的无法解开的魔法翻跳背后大屏幕的手书里了。。。
嗯。。。。仔细想想我家本丸现状。。大概就是嘿西近侍,然后每天过来把偷窥源氏日常的我怼回去工作。。。然后我抵死不从直到咪酱送来光忠特制。。。?休息时间就是围观老爷子勾引(?)被被?【所以一年前你是在偷窥冲田组日常吗?!?】
偶尔会咕咕掉工作让嘿西头疼,原因是要和自家兄长煲电话粥【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兄长】。本丸里经常会堆满兄长送的礼物,和膝丸非常有共同语言,会忙里偷闲一起吹哥(你)
最大的爱好是记录自家刃的感情动向(摸鱼)和八卦其他婶婶家刃的情感动向(啃本子)
没时间摸条漫记录了就先用文字码一下吧。

这次是我家阿尼甲送的源氏派的repo哼哼哼
我家的!!!阿尼甲!!!
你们没有(ノ◕ヮ◕)ノ*:・゚✧

终于开工了,年底的源氏本_(:зゝ∠)_
希望自己能爆肝完。

阿尼甲 @.._日向~!_上弦月 送了一箱牛角包!!!超好吃!!!!!光速repo来炫耀自家阿尼甲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