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山猫

微博@七月山猫,哔哩哔哩同名。刀男主厨,目前主推三山源氏。源氏日常同人漫本准备中,CP23首发。欢迎关注我,后续会放出试阅和小物图。不定时哔哩哔哩直播。

下半年CP23的贩售小物第一弹出来啦ヾ(✿゚▽゚)ノ想看下小物意向,劳扩扩
#刀剑乱舞随从猫系列#♡(*´∀`)
可能会做异形吧唧或者亚克力?也有可能做夹子什么的。列表有建议的话欢迎评论或者小窗我(っ╹◡╹)ノ❀
目前暂定系列里有三山,源氏,冲田组。其他的大家有想要的可以评论下?看要不要追加点别的ヾ(´∀`。ヾ)
【今天源氏的新刊也依旧没有动笔(你)】

结果画完刀片。。没忍住又去刷了一遍直播。。。。然后。。就早上了。。
靠这个剧本对三山厨来说太刺激了噫呜呜呜呜呜眼泪根本止不住。。。。
最后两个人对打的部分末满大大你们是魔鬼噫呜呜呜呜呜
最后收伞好不容易截了一张结婚照。。但是一想到老爷子没了呜呜呜呜呜呜就算来了第二把也不是原来的老爷子了啊呜呜呜呜呜呜
日子没法过了。。圆盘我买,我买还不行吗呜呜呜呜呜呜呜呜(iДi)

【劳扩】【CP22花丸社非正式摊宣】【钥匙扣印调】
钥匙扣的图样终于画完啦,大概这两天就会下印?想做个印调看有多少人有兴趣想买(´∀`)♡麻烦评论下(要不然卖不完就只能屯着了)价位是15一个,如果和我的本子一起走的话是25一对。【图一钥匙扣,图二三本宣,图四是预售场贩特典,图五是预售页面的淘宝二维码(预售要截止了嗷)】
图六七八是还在工事中的四季书签,珠光双面,价位是十元一套四张(´∀`)♡。
【钥匙扣和书签因为担心卖不动所以暂时只在CP22场贩两天,场贩另外有三山无料嗷。买本子的话可以现场另外手绘小卡片无料(´∀`)♡】
【CP22摊位两天,刀装出阵专区,摊位名花丸社,还有其他太太的三山小说本和刀剑男士小物售卖(参见倒数第二张,放不下了呜)】 @Comicup魔都囧猫娘 劳扩了

终于,画完了一组。。。要死了。。。明天肝老爷子的那对
果然出阵三山还是印点钥匙扣吧不过估计不会印太多嗯。书签四季一组,到底印几组也是问题。【有想要的评论下吧我看下钥匙扣和书签印多少,唔。。。想场贩来着,要是有剩的挂咸鱼。。?书签十元一组,钥匙扣。。嗯。。15一个?(钥匙扣还没联系好印场我还要去问下)】
啊睡觉睡觉,九点还有课。

昨天熬夜总算把封面弄完了(:3_ヽ)_
这两天把正文的网点和文字调整下了就可以下印了
还请大家能多多支持,爱你们!(´∀`)♡
三山现世paro,官能小说作家三日月和大学生被被的日常生活✧୧(๑=̴̀⌄=̴́๑)૭✧
摊位已经申请了,欢迎刀男相关的各种寄售!!请私戳我!!

【三山】苦橙与青草(上)

一个在自己手上卡了很久的文,想着条漫产出了也把这个放出来好了。顺便一说求fo啊,也欢迎画手文手同好扩列!!
#三山注意(三条家和国广家的战场)
#ABO注意
#微量一期鹤

联盟杰出的第一少将三日月宗近最近有些发愁。
“你家小家伙不是马上成年礼了吗?烦什么啊”
直属卫官鹤丸国永有些揶揄地凑过来,偷偷比划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手势。
将手中的文件夹直接对人砸了过去,男人拍了拍手站起,“那么下午的文件就拜托你了鹤丸。一期君。”后半句被点名的另一名副官抬起头,应声关掉了正在查看的投影文件,“回三条家?”
“不,去国广家。”

三条家。
四位兄长正在家里发愁。
“刚刚一期君发了视讯过来。”小狐丸从阳台踱步回屋,脸色有点难看。“去国广家了。”
“啊啊啊啊这种事情要怎么说出口啊。”今剑抓着头发烦躁地扑在沙发上。
“大概只能顺其自然吧?”岩融伸手把打滚的今剑捞了过来。“石切丸?”
“我去和药研君商量下。至少要做好准备啊。”放下记录着弟弟最近体质状态的电子屏,石切丸起身捞起了搭放在沙发扶手上的外衣。

“三日月先生不会是又走错门了吧?”国广家二当家堀川国广皱着眉看着坐在客厅里一脸悠哉喝着茶的男人,语气中的嫌弃相当明显。
“还真是不留情面呢哈哈哈。”
“别想我告诉他你过来了——”
“切国!”
看着男人放下茶杯望向自己身后,堀川国广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回过头看向在走廊转角悄悄探头的人,“兄弟。。。”
“那个。。。”山姥切国广有些难为情地扯了扯自己的兜帽,不知道怎么和兄长解释,只好低下头。
“哼,便宜你了。”看了眼自家兄弟发烫的耳尖就知道了他的想法,堀川国广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自家兄弟之后回过头对已经走过来的三日月宗近冷哼了一声。
“。。。他最近身体不太好,你别太过分。”
其实这句话不用说,三日月也大概猜到了。哪怕隔着十几米的距离,鼻尖也能闻到那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清淡的苦橙味信息素。
“我可以过来吗?”男人静静停在十几米外的距离,带着笑意看着不远处面色已经有些泛红的少年。
山姥切已经有些后悔自己这么轻率地走出房间了,平时若有若无的青草味,此时却清晰到可怕地萦绕在自己鼻尖,四肢不受控制地有些发软。原来成年。。。竟然是这样的吗。。。抬手抓住胸口的衣服,少年乱七八糟地想着,试图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完全没有听见男人的询问。
“切国?”
“啊。。?”被再次叫到名字,这才堪堪回过神的山姥切有些懊恼自己刚才的失态。“……那个,嗯,今天工作还顺利吗?”完全是没话找话说啊!山姥切内心的小人拼命挠墙。
“因为想着切国完全没法工作所以丢给鹤丸君了。”
翘班的某少将扬起招牌笑容,让对面的少年暗自为鹤丸副官点了根蜡烛。
“……觉得背后一凉。”正在埋头写着数据报告的青年皱着眉陡然抬头,成功引起了对面桌在整理文件的一期一振的注意。
“感冒了?”
“不存在那种可能性吧……”
“我觉得今天要完蛋……”把最后一笔写完划掉这张光屏,鹤丸烦躁地看着堆叠在一起的成堆的光屏窗口。“我就应该当时选指挥系的!”
就算你选了也会被拨到三日月少爷这边的啊。和三条家几位大佬通过气的某位副官眼神闪了闪,微微勾了勾唇角。

“你先别过来!”看着男人抬脚想向这边走过来,少年仿佛炸毛般抬手制止。“我,我回房间一趟,狐之助也一起过来。”
被叫到一直蹲在附近的智能管家利落地起身,小跳跃几步跟上了扯着兜帽落荒而逃的小主子。
有些慌乱地关上房门,山姥切贴着门滑坐下把自己团了起来,努力抑制着身体内部泛起的热意,“……狐之助……抑制剂……”
“您昨天为了去中心检测注射过一支了。”狐之助蹲在少年身边,用毛茸茸的尾巴拭去少年额头因为忍耐而出现的冷汗。“您的成熟期似乎较一般Omega来的更快一些。”
“……难受……”已经好几天没有和那个人好好说过话了。山姥切咬紧牙关把自己埋在手臂里,试图稳住自己要飞走的思绪。
“……我去和他说让他今天先回去吧。”
狐之助身侧滑出一块视讯光屏,堀川国广隔着屏幕打量着兄弟此时的状态。“你现在状态很不好。”
“……麻烦你了……”深深吸了口气,山姥切有点沮丧地站起身踉跄几步把自己甩到了床上。
“开启大厅的空气净化系统。”挂掉和兄弟的视讯,堀川国广皱着眉头对手边的狐之助2号吩咐道,走进了才离开不久的大厅。
“他果然身体还是不舒服吗?”坐在沙发上一直担心地望向二楼的三日月听到声音回头看向来人。“我明明已经打了信息素抑制剂了。”
“……兄弟他的状况有些特殊。”迟疑了一下,堀川国广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已经很晚了,三日月先生还是早些回三条家吧。”
“他昨天的检测结果出来了吗?”
三日月缓缓起身,安静看着人问。
“抱歉,这个不太合适告诉您。”
看着男人披上外衣离开大厅,堀川国广看向二楼,忧心忡忡。

“啊三日月回来了。”今剑听到停机仓方向传来的声音从沙发上弹起来。
“要和他把事情说清楚吗?”岩融看向一直在房中沉默的小狐丸。
“……说吧。”
环着胸靠在墙边的小狐丸缓缓抬头。
“国广家那孩子的成熟期估计就这恶几天,不能再拖了。”
“滴。”
会议室的门处感应纽响了一声,应声打开了门,三日月缓缓步入屋内。





给太太扩!已经成功下单!安心等粮【坐好】

茵酷幽_INKU:

這次三山新刊的部分代理有開預售囉!
歡迎想要購入的太太可以選購///
http://t.cn/RlEuKby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打开~
然後配合雙11的活動,只要前15個付款的就會送一個新畫的三山吧唧喔・*・:≡( ε:)
不過吧唧ㄉ部分還在畫,之後會再公布出來